欧冠巴萨已彻底无逆转希望, 只因他发话

  
  一对夫妻的关系和情感并不是静止不变的;从建立婚姻关系并成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关系从形式到本质,均在发展变化。在发展变化中,也有可能产生困扰、不适应或危机。
  婚姻就像人,是有生命和寿命的,也是会生病的,也是会死亡的。“家庭生命周期”就是夫妻情感和婚姻关系发展的各个阶段。研究者们有不同的研究结果或提法,笔者整合出婚姻的一生有9个阶段和5个“危险期”,还说特别是在5个“危险期”的时段中,夫妻之间经常会发生关系冲突和情感危机。
  在这里,夫妻、婚姻、家庭的周期,都是一个意思。
  “家庭生命周期”与“个体生命周期”表现不一样。前者是以夫妻为主线,分成几个阶段。各个家庭都有它的一致性或共性,而又有各自的困扰、不适应和危机。但是它的发展原理与“个体生命周期”相似:如果前一个阶段没有顺利度过,那末,就很难会顺利地发展到后面的阶段。
  中国人衡量婚姻寿命的提法:“纸婚”(1年)、“银婚”(25年)、“金婚”(50年)、“钻石婚”(80年)等。
  各个阶段的能否顺利度过以及婚姻寿命的长短,构成了婚姻质量的好差。
  “家庭生命周期”在《婚姻关系解除与家庭形式维持的对立统一》篇中已有提纲,为讲座及治疗方便,本篇还要在提纲的基础上展开表述。
  现将每个阶段的界限或标志以及容易产生的困扰、不适应、危机,表述如下。
  (一)“家庭生命周期”可分为9个阶段
  “婚姻家庭生命周期”9个阶段的界限或标志:
  1.婚前阶段——恋爱成熟,“恋期”。
  一对男女经过认识、交往进而决定是否结婚,这就是恋爱阶段。这个阶段的任务是试探、观察彼此的情感反应,同时也在磨合彼此的性格是否相容,判断对方是不是合适的婚姻对象。
  但这时的双方身上都有让对方着迷的一大优点,在恋人的眼里就会“一俊遮百丑”。这完全是恋爱情绪中所发酵出的一种迷幻感觉。在这种感觉下,双方往往会因为激情燃烧而把对方的缺点特别是人格缺陷,也当作美好而一起爱了。
  还有,择偶时选定的是一个人,可婚后需要认可的是一大家子人甚至要同其生活。但这时却不知晓,抑或没有顾得上想那么多。
  这说明,婚前需要进行婚姻心理咨询或叫“婚前心检”。
  否则,这可能是以后“婚姻危机”的播种。
  2.初婚阶段——登记结婚,“婚期”或“蜜期”。
  登记领证结婚,正式确定婚姻关系,组建家庭,度蜜月,共同过夫妻生活。
  开始扮演夫妻角色,建立夫妻亲密关系。从此,法律保护双方的性关系和行为。
  夫妻一方面继续充满理想、浪漫、甜蜜;一方面彼此有承诺,开始明确角色的权利、欲望和义务、责任。
  由为人子女、为人兄弟姐妹的角色,突然间,为人妻或为人夫,感到角色的转换或增加很突然,心理的适应还有些距离或过程。
  这时常见的是婚姻的“不适应问题”。夫妻的关系与角色混乱不清,需经过一个时期的尝试和熟悉。
  同时,逐渐且适当地与自己原来的父母家庭分离,保持合适的心理距离,维护自己新家庭即小家庭的界限与整体性。
  这时,如果夫妻一方或双方与自己原来的家庭成员过分亲近、依赖,有什么事,总是习惯去找自己的父母甚至兄弟姐妹,一味地往娘家跑,这会破坏夫妻两人新建家庭的界限与整体性。
  如果婚后又与某一方的父母住在一起,如何保持适当的亲子关系,同时建立夫妻俩的亲密关系,这也是微妙的婚姻现象。
  既然是“蜜月期”,就不可能长久,高潮过去就是平凡或平淡,理想、浪漫跌入低谷,小两口就可能要为现实、具体的问题吵架了。
  一旦结为夫妻,彼此在毫无掩饰的情况下,过着平淡、琐碎、重复、单调的生活,“光环效应”消逝了,双方都还原成本来面目。于是原先就附着在身的但在走马观花时没有发现的缺点冒出来了,甚至被放大了。
  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熟悉自己新增加的“丈夫”/“妻子”角色并且要去适应对方家庭的其他成员。原来,结婚是一种生活方式,虽然不能说是嫁给了对方的整个家庭,但要面对对方的整个家庭,同对方家庭的其他成员搞好关系。否则容易波及自己的婚姻和小家庭。
  西方称结婚第一年为“纸婚”,意指这一阶段的婚姻像纸一样脆弱,一撕就破。婚前“走马观花”,此时夫妻双方各自的缺点全部暴露,个性未能磨合,对各自担当的家庭新角色均感到“适应不良”,所以容易发生“婚姻危机”,“闪婚”者尤其容易发生——“第一危险期”。但这个时间不会长。
  3.怀孕阶段——怀胎10月,“孕期”。
  为了“爱情的结晶”,男方百般关心体贴孕妇。
  但另一方面,男方的潜意识对这期间不能做爱,也隐隐地有点情绪。
  4.生产及哺乳阶段——孩子0~1岁。
  以第一个孩子出生为标志,小家庭增加新成员,夫妻接纳新成员,共同养育婴儿,由原来夫妻角色,又增加了父母角色。
  有了“爱情的结晶”是新家庭非常兴奋的事,同时也增加了夫妻彼此进一步相爱的情感。
  但孩子问世所产生的“三角关系”,也改变了原来的“二人世界”,改变了夫妻生活的重心。夫妻原来的嬉戏和娱乐大大减少,性生活质量下降,两人的压力骤然加大。妻子过分呵护孩子,忽略了丈夫;或丈夫对怀孕、生产的妻子缺少关爱,使妻子感到被冷落。这时,如果妻子要拿出2/3~1/2的情感和时间给孩子,这在客观效果上,会冷落丈夫。由于情感与精力在分配上产生矛盾冲突,丈夫的心理落差较大,可能会有想法甚至外心;而为责任与义务辛劳的妻子却往往没有在意这种微妙的变化。
  此阶段常见的心理困难是在实际生活中或心理上,夫妻还没有做好做父母的各方面准备,难于负担起做父母及养育婴儿的责任和使命。夫妻对婚姻同时感到紧张、困惑、茫然、不知所措。
  这时的婚姻潜伏着危机。
  5.养育子女阶段——幼儿期—青年期。
  ⑴养育“学龄前”子女阶段:孩子3~6岁,以入幼儿园—小学前为标志。
  这期间的夫妻容易觉得生活平淡乏味,没有了闲情、轻松时的卿卿我我,完全没有了罗曼蒂克;而有的是柴米油盐五味全,奏的是锅碗瓢盆交响曲。
  责任、义务加重,他们更加疲劳。都去忙于对孩子的教养、塑造,有的甚至揠苗助长,培养“神童”。孩子上幼儿园,母子都会产生“分离焦虑”。这又增添了母亲与孩子之间的不适应。
  丈夫工作了多年,却见不到什么光明前途,也懒于做家务了;妻子既要工作又要照看孩子,忙得不可开交;晚上两个人下班回来,谁都懒得听对方絮絮叨叨谈在单位上不愉快的事情。
  这时候双方感到有“七年之痒”。他们特别是男方,有可能另觅知音。于是情感危机、婚姻危机开始显现。
  这是夫妻婚姻家庭“第二危险期”。
  ⑵养育“学龄期”子女阶段:孩子6~12岁,以读小学为标志。
  夫妻对婚姻的满足程度降到最低点。既要干工作又要抚育孩子,对“业”的竞争和对“家”的负责,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这时候,夫妻双方应以最大的忍耐、最多的关怀来帮助对方,以保证婚姻的质量。这时候的丈夫“风华正茂”。然而就在这期间,离婚率形成最高峰。
  这是婚姻家庭“第三危险期”。
  ⑶子女在“青春期”阶段:孩子12~25岁,以读初中—研究生为标志。
  家与业的双重压力,继续对夫妻的情感和性生活形成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长久地为培养子女而疲劳、焦虑,表现为夫妻情感不足、不畅,甚至是性生活单薄、对峙、打“冷战”与“持久战”。
  子女渴望独立自由,并且逐渐与父母保持心理上的距离,这会明显影响父母对青少年子女的管教关系,也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夫妻的生活和情绪、行为。所以随着子女长大,夫妻需要学会接受孩子的“青春期”。学习恰当养育管教子女的观念和方法。否则,夫妻有可能因为教育子女态度、观念、方法的不一和教育结果的失败而产生冲突,子女也更加逆反。
  此阶段还会产生“亲子三角关系”的问题。
  “亲子三角关系”,是夫妻与孩子三者之间可能产生的特殊情感或联盟关系。夫妻——父母除了喜爱自己所生的所有孩子,有时另有一种潜在心理,对异性的子女有时特别喜爱或偏袒,并在无意识中形成某种联盟。如母亲疼爱儿子,父亲偏袒女儿。
  有时,这种“三角化”,不仅限于夫妻对孩子,还会出现在孩子以外的人或事物上。夫妻关系出现困惑或发生危机,最常见的应对方式就是“三角化”——把情感或兴趣转移到另外一个人、一桩事或一件东西上来。如男人经常在外面找朋友聊天,喝酒,打麻将;女人则逛商店,抱着个哈巴狗,找个闺密诉苦。这另外一个人、一桩事或一件东西,就是“第三者”、“三角化”。“三角化”害大益小,必须小心,妥善处理。
  此阶段夫妻生活的发展、经历,其时间长久,富于变化。
  这时候夫妻逐渐进入中年,男女双方身体状况和心态逐渐发生变化。妻子进入“更年期”而往往烦躁不安,担心自己魅力消逝;丈夫则为日渐衰老而忧心忡忡,精力不再充沛,才思不再敏捷,提升也全然无望。此时丈夫正需要妻子的理解和安慰;而妻子恰恰也有同样的要求。如果夫妻彼此不能互相给予,那可能就要到外面其他异性那里去寻觅。还有一些男人这时成熟丰满、事业有成,在社交时可能产生外遇;而妻子“徐娘半老”,形成反差。
  人到中年没有了当年的激情,而进入、呈现平稳的局面,但平稳中又潜藏着平淡、乏味、腻味、矛盾、“审美疲劳”以至是“情感危机”;所以,中年夫妻要随时、不断经营和更新情感。
  这时是婚姻的“第四危险期”。第四期又显得更危险,
  6.子女与父母分离阶段——子女18或22或25岁。高中或大学或研究生毕业及就业。
  子女间接、试探、逐渐到正式离开父母。
  夫妻忙着送走羽翼丰满了的子女。
  子女逐渐长大,走上社会,立业,结婚成家,相继离开父母,“亲子关系”由“交叉关系”成为“并列关系”,家庭也就进入子女与父母分离阶段。
  子女离家以后,夫妻又开始重过俩人的生活。如果两口子心理上不习惯这种“空巢”现状,表现焦虑、伤感,很想依赖子女,这一阶段就会产生不适应,有的甚至让已婚的子女还住在自己的家里,——似乎父母倒成了“断奶期”的孩子。
  从上面第5小点可以看出,在抚养孩子阶段,婚姻关系呈下降的态势,在孩子“青春期”时,婚姻关系降至最低点。而当孩子成人脱离父母的时候,婚姻关系又开始回升。
  这种“空巢”通常使女性觉得放下了一副重担,使夫妻双方有机会将从前花费在抚养孩子身上的精力现在集中使用在自己身上和夫妻双方的关系上。
  这个时期较短,是过渡期。
  7.婚姻后期阶段——“空巢”的中年夫妻(45~65岁)。
  当所有子女都离开父母而成家独立生活后,家中只剩下夫妻俩儿,恢复其二人生活,这时称之为“空巢期”。虽然也是夫妻两个人,但现在的夫妻生活与“初婚阶段”大不相同,没有了当初“温馨巢”里的浪漫和激情。此时的夫妻已进入中老年,有了大半生的经历,性格已定型,情感也平静了许多。在此情况下,如何过无子女、单独俩人的家庭生活,又是一个新课题。
  一般说来,夫妻俩人现在有时间和精力找回过去因忙于工作和养育子女所牺牲的一些兴趣爱好特别是共同乐趣,圆自己青少年时的梦,志同道合地在一起,倒可以很好地享受这一阶段轻松、清闲的生活。若此,可称之为“黄金阶段”。
  这时,往往夫妻一方或双方相继从工作中退休下来。有人能适应这种天天在一起的生活,但有些老夫老妻却无法忍受。如果两个人的性格都很要强,彼此不相让,看对方总是不顺眼;那末,冲突就会很多,也构成这个阶段夫妻心理的不适应,有严重者会得“空巢综合症”。
  “五十岁效应”——女的性功能衰退,到了“更年期”,“徐娘半老”;有的男人这时候“升官发财换老婆”。
  也有一种情况——有些夫妻由于为人父母角色的责任减少了许多,但现在也减少了婚姻生活中相互交流的话题。这一方面说明这些年来其话题基本上都是亲子的关系争吵,另一方面说明夫妻关系的话题在恋期和婚姻初期基本上都说完了。这证明双方长时期养育子女精疲力竭和长时期“零距离”而“审美疲劳”。
  还有一种情况——有些原配夫妻几十年来的感情一直不好,积怨较深,但是为了子女、为了面子,怕被别人嘲笑,只是忍着,之所以勉强维持这个家庭和这个“死亡婚姻”,是为了不给孩子造成心理创伤。现在孩子成家立业了,离开父母了,于是夫妻关系恶化,找个导火索,旧事重提,老帐新算,要结束婚姻关系。扬言:“现在孩子都已独立生活,离婚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一时期成为冲突型夫妻“秋后算总帐”的时候。
  这便成为婚姻的“第五危险期”。
  8.婚姻结尾阶段——夫妻步入“老年期”(65岁以后)。
  有人说:真正的人生是从60岁开始。退休后,完成了养育子女的责任,结束了职业的忙碌,成为自由人。
  夫妻进入“老年期”。如果5个“危险期”都顺利或基本顺利度过了,这以后,绝大多数的夫妻会化干戈为玉帛。他们相互搀扶,相濡以沫,安度、乐度后半生。
  当夫妻逐渐进入“老年期”后,生理的各个方面老化,心理功能衰退。如何调节生活方式与节律,继续享受人生,是这个时期的重心。特别是当配偶的一方先过世,另一方如何单独继续度过其余生,应早有个计划与心理准备。
  正如笔者在《婚姻关系解除与家庭形式维持的对立统一》篇中说:“这个阶段婚姻主要剩下责任(对对方)和榜样(对下一代),为了责任和榜样,老两口把婚姻维持着。这个阶段可以把‘老账’勾销,避免正面的冲突,把夫妻情感转移到、转变成另外方式的爱和快乐,互相搀扶着走向人生的黄昏,走完人生的旅途,走到人生的尽头。”
  当然,如果处理不好,也是会有危险的。如,有的女性在年老以后,对照顾丈夫特别是对丈夫的责任和温柔渐趋减退、消极,甚至“河东狮吼”。丈夫受不了:“这是当年谈恋爱时的你么?”。再如,一方由于“近距离记忆”差,多忘(近)事,对生活的许多具体问题丢三落四,进而不去操心、操作。于是另一方就说:“你这是存心不好好和我过日子了!”其实,完全不是。可以说,说“你这是存心不好好和我过日子了”这话的一方也并不相信对方真的是不想好好过日子,却偏偏要这么委屈和冤枉对方。
  老年期特别是老年中后期,其婚姻就像是一台老化了的机器,维持而已,只要还在转动。
  另外,在这里谈谈再婚老人要闹离婚的主要原因:后半生半路相逢匆忙结婚。各自带着原来的生活习惯,发现各方面都合不来,无法适应对方。何况,双方子女的负面影响甚至干预很大,为了维护各自子女的利益,两个老人无法较长久维持。
  笔者对老人的再婚、再婚后的离婚问题,做过一些调查。归纳出3种再婚形式:一是按传统的形式,办理结婚手续;二是自由松散型的无证同居;三是折中的方法——双方包括双方的子女协商并立下书面合同,注明各自的财产,结合后,一旦一方去世,双方的子女按合同把财产收回。对再婚形式的分析:一般说来,后半生的结合,婚姻期很短。如果用结婚证把他们捆在一起,一旦一方去世,很容易引起双方子女对财产的纠纷。如果还像对年轻人那样用法律保障或保护,显得很是麻烦。倒不如建立一种简易的契约关系,只需双方子女、近邻、好友或居委会做个证明,以表示不是“非法同居”、“耍流氓”或“追求新潮”。——好聚好散。“散”包括一方先去世,也包括中途结束合作即再婚后的离婚或分手。
  9.婚姻自动解除——夫妻有一方正常死亡。法律意义上婚姻终止,但家庭尚在。
  婚姻的结束包括中途离婚夭折和年老正常死亡。这里说的是年老正常死亡。
  有位老先生临终告别人生时对老伴说:“我终于自由了,再也不受你的训斥了!不过,我会想着你的好处……”还有位老先生在“回光返照”时对老伴说:“生前我对你、对家庭犯了许多错误。从今天起,今后保证再不犯了。”——是不犯错误了;可这婚姻也便不存在了。
  从以上9个阶段看,潜在的婚姻危险因素几乎存在于整个的婚姻过程。当然,这是一种可能,而并不是一种必然;问题的要害是如何小心谨慎地把握。
  据民间传说:每对夫妻都要经历至少一次这样的危机。据说这是对夫妻的考验,如果过了这个“坎儿”,可以起到稳固婚姻的作用。
  据笔者十几年来用各种方法的调查显示:结婚7年以上的夫妻,99%都发生过婚姻危机及有“想离婚”的念头。
  祝愿每对夫妻和每个家庭都能顺利或基本顺利度过人生发展和婚姻发展的每个阶段。
  (二)在整个生命中“危险期”就有5个
  “家庭生命周期”的“养育子女阶段”又分3个时期,所以一共是11个阶段。
  这5个“危险期”,在介绍11个阶段中,同时也做了表述,5/11。这里只简要列出如下——
  第一危险期:初婚阶段,虽然甜蜜,但新人容易发生家庭成员角色“适应不良”。
  第二危险期:养育“学龄前”子女阶段。双方感到有“七年之痒”。
  第三危险期:养育“学龄期”子女阶段。丈夫“风华正茂”。
  第四危险期:养育“青春期”子女阶段。妻子“徐娘半老”。
  第五危险期:婚姻后期阶段,“空巢”的中年夫妻。多年恩怨,“秋后算总帐”。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