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_锤子"情趣"新品,下周一预热开始_东莞市辉煌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锤子"情趣"新品,下周一预热开始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早期,对于招商引资、请外国人到中国投资设厂,其实是有很大争议的,很多国人认为是亏的。那时候的思维,认为一分钱都不应该让洋人挣,更何况是大头。肥水,怎能有分毫流入外人田!

  这种思维的残余现在依然有。比如,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念念不忘几大行上市前引入境外投资者、上市后股价上涨和持续分红让洋人发了大财。更有甚者,要追究是谁把国有资产贱卖给了洋人。

  往善意处想,这种人有点事后诸葛亮,就象很多人后悔在2004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买2套房、2008的时候什么为没有买5套房。而撇开善意,这些人缺少对历史和经济常识的基本尊重。须知,那时候的几大行被认为技术上已经破产、在国际上是无人愿意问津的。战略投资者的参与,不仅带来了先进的金融知识和管理经验,也为几大行上市抬高了身价,从无人问津的弃儿,变为资本市场可以接受的投资标的。

  现在大家都公认,加入WTO是上帝赠予中国最大的礼物。但在当初,有多少人痛骂入世和入世的中国谈判者,上升到“引狼入室”、“卖国”高度。

  有位谈判界的伟人曾经说过,谈判,就是相互妥协。他因为这句话,又被无数口头爱国派拍砖、唾骂。但其实,相互妥协才是人生的真谛。一分钱都不让别人挣,是闭关自守或重商主义的思维,在现实中行不通。中国经济的经验,是改革开放,而开放,是要让洋人挣钱才可以的。

  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又有人忧心忡忡地站出来,指斥中国市场外资当道、洋货横行,大声疾呼要发展民族品牌。中国汽车行业对外开放,最开始的时候是希望“以市场换技术”,但30年过去了,并没有换来技术,更没有拿得出手的国产品牌。

  这位不怕骂、敢直言的谈判界伟人又站出来说话了。他说,没必要分什么内资、外资。也没必要刻意追求什么民族品牌。在中国境内的任何一家企业,只要纳税、只要创造就业,就是中国企业。

  可以想见,这番直言,又引来无数“暴民”骂声一片。

  好在,大部分人都已经超越了这些具有阶段性的经济学辩论,基本的常识大体成为共识。这是中国社会的进步,是中国民众的开化。但新的争论又开始了。这一次,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辩。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业家,在诉说实体经济之难时,可谓声泪俱下。波士顿咨询2013年报告称,中美制造业成本将于2015年持平并于2018年倒转。曹德旺以企业家亲历的身份,认为中国除人工成本外,其余各方面完败美国,包括税负、物流、能源。特朗普近期宣布的大手笔减税似更勾起了中国实体经济从业者的心酸。

  这就使实体与虚拟之辩更具有了现实意义,有了必须辩清楚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有意思的是,国内辩得沸沸扬扬的这场大辩论,在和国外学者和企业家交流的时候,发现对方经常一头雾水并被反问:“虚拟经济?是金融吗?是地产吗?是投机吗?”

  而见诸国外报章和学术讨论中的,也很少有我们国内这种明确的实体与虚拟势同水火、势不而立、泾渭分明的情势,更多的是就事论事,对经济中一些现象的客观分析,感情色彩明显少得多。比如财富效应、资产泡沫、过度、轻率、道德风险等等。

  我其实更认同这种客观和超脱,而不太喜欢国内那种水火不容的争吵。正如那位谈判界的伟人所说,只要在中国境内纳税、创造就业,就是中国企业,为什么非要分别内资、外资呢?

  同样,只要能够满足人类的某种需求、创造就业、带来税收,就是经济,无论是通常被归为实体经济、大家比较服气的农业、制造业和大部分服务业,还是通常被归为虚拟经济、大家争议比较多的房地产、金融衍生品。

  有人喜欢从需求角度进行区分,将需求区分为三六九等,并在此基础上相应区别实体与虚拟。比如衣食住行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凡满足这类基本需求的,就被归为实体经济。所以,农业是第一实体经济,纺织是第二实体经济,首套房或租房(住有所居)是第三实体经济,汽车或公交是第四实体经济。

  中国古代将人分为四等:士、农、工、商。抛开士不说,古人显然是将农视为第一实体经济、工视为第二实体经济、商视为最末等的经济(虚拟也好、第三实体经济也好)。

  从经济的发展史,也是先农、轻工、重化,再金融、互联网。人的需求有一个递进的过程。总要先满足最本能、最切身、最“质”的,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再向“文”一点的需求拓展,经济内容也就随之拓展,经济规模也就随之扩大。我们之所以有GDP不断翻倍的增长,是因为我们的需求在翻倍的增长。而只要有需求并持币购买,就有人愿意付出劳动。经济,简言之,就是被购买的劳动。

  马斯洛对人类的需求做了大体的归类。有生存需求(饮食男女,所谓人之大欲存焉)、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自我超越需求。每种需求,都对应、创造、维系着经济的某一或某些部分。比如生存需求的饮食,支撑了农业、工业中的食品加工、服务业的餐饮和可能被归为虚拟经济的O2O外卖,以及为这些行业提供支持的银行(比如贷款)、典当(比如急等用钱用房子抵押)、互联网金融中的P2P。如此类推,单单是饮食这一最基本需求,就涉及了经济的诸多门类。

  再比如社交需求。从Facebook到微信,社交媒体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经济的新锐,就是因为它突破了时间、空间和物理世界的限制,极大地满足了人类的社交需求,并在此基础上催生了大批为满足这种需求而有偿提供劳动者,从而形成基于社会媒体的“社交经济”。这种经济的规模是多大呢?根据最新的数据,Facebook的市值超4000亿美元,腾讯的市值超3000亿美元,富可敌国。

  还有自我实现。对于许多企业家来说,推动其将企业继续做大、做强的动力,已经不是温饱、安全、尊重(这些早就满足了),而是自我实现。这种自我实现的需求,是他们继续做大、做强经济的动力,也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

  这些需求,很难说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哪个刚性、哪个不刚性。大家都认为吃饭是刚需,但微信不是刚需吗?数亿的微信用户,有多少人可以连续两天不看微信?

  尊重不是刚需吗?我认识的人中间,自尊心不强的人没有。不为五斗米折腰,万事不求人,为的都是个自尊。

  安全不是刚需吗?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农民工,都认识到五险一金的重要性。

  而从对应的经济规模看,对应温饱等生理需求的经济占比越来越小,对应安全、尊重、社交、自我实现、自我超越的经济占比越来越大。

  从各国经济的实际情况下,越发达的国家,农业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制造业也只在10-30%间,服务业占了经济的大头,而其中,最被争议的金融、房地产又是服务业的大头。

  所以,硬性区分孰为实体、孰为虚拟,既有学术上的困难,在现实经济中也不具有可操作性。理性的办法,是不再执着和纠结于这种无用的辩论,而像我们的国外同仁们一样,以就事论事的态度,从一些具体而微的问题入手。比如,是否出现了资产泡沫?

  美国人总结2008年次贷危机的教训,就是一种就事论事、具体而微的技术派思路。主因是部分金融机构轻率放贷,是贪婪;另一主因是一些次贷购房者轻率借贷,也是贪婪。还有一个主因是金融创新变了味,由分散风险变味为甩包袱。还有一个主因是监管者失查。

  都是就事论事。美国人并没有因为这次危机而将华尔街和房地产打入另类和冷宫,更没有将其归入所谓“虚拟”。

  国人遇事有大而化之的习惯,凡事喜欢往大了想。实体、虚拟之辩,就是这种“大思维”的体现。经济是十分复杂的,简单化是经济学家的美好愿望,在实践中会误事的。经济既无所谓实体与虚拟,我们就换个角度,以就事论事的技术派态度,换个角度,从泡沫、投机、过热、失衡等切入吧。

  前文说,把钱从虚拟经济中逼出来,是顺着大家的习惯说。其实,是想说楼市有太大的泡沫和投机。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人们对楼市只涨不跌的单向预期时,政府只能按住楼市的头,让它无钱可挣,同时增加制造业、服务业的吸引力,引导失衡和被误导的资金回归。

  希望话说清楚了。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